現在科技發展日新月異,按理講學道修行獲取資料的方式更多,修道應該變得越來越容易才是。

但是,你覺得現在修道容易嗎?尋訪明師可有結果?求學道法是否有收穫?有沒有找到那個願意去傾囊相授的徒弟?

個人覺得,修道相比於過去,現在比任何時候都更難!難的是人心變了,人心複雜了,人心機巧太多了,華麗的東西太多了,虛偽的東西太多了,不信任的東西太多了。祖師天天在找人,別說祖師,就是普通的手藝人,普通的道觀師父們也在找合適的徒弟。

所謂合適弟子並非什麼聰敏賽顏閔,智慧似軒轅。而是要像郭靖一樣厚道有信,肯下功夫。這樣起碼能夠得到基本的煉養功夫,身上有點煉養功底兒,心中的慧力就會增上一些,靈根真性培養起來,道心就會逐漸打開。這個過程一般需要幾年時間,才能穩定下來,道門稱此為最初的性命雙修下手功夫。

當下最難的問題是找不到真正潛下心來、志心於生死大事的徒弟。最簡單的例子,你能跟隨師父三年嗎?大部分人都是當天想要什麼,跟隨的第一年就到極限了,這一年時間還沒給我教東西,就會想著要走。如果你連這個事都做不到,還能幹什麼呢?!

解決這個尷尬的現實問題,一定先要搞定這兩件事:

1. 你為什麼要修行?

2.放下那些自以為是的觀念!

個人認為修行是一種沒有理由的事情,應該是一個人內心最真摯的一個表達,應該是任何事情、任何情況底下都改變不了的,這才是真正的覺悟。 

這樣的一個心,生死都不能動搖的心,才是真正的一顆求道的心。如果怕吃苦,怕寂寞,怕師父給你的東西不夠。有了錄音還想要視頻,有了書還想要注解,走路怕累,有了車還嫌車顛簸,那這樣子乾脆別走這個路,何苦在這個船底下去耽誤時間呢?倒不如做好自己的本份,把自己的人生好好的度一度,人生也沒有白來,而不用耽誤自己,浪費自己。

但是話說回來,如果必須要給修行一個理由,不妨發這樣的宏願:

為本命修道法

為眾生脫塵老

為仙真繼絕學

為天下弘大道

放下修行的時間,

時間的長短並不代表

一個人修行的成就。

不要認為自己是修行人

就高人一等。

 

放下自以為是的修行經驗。

你所體悟的道,未必別人也一定要走。

就算同樣的路,因為走的人不同,

感受也不會一樣。

不要急於去否定別人,證明自己。

放下別人與自己觀點不同時的爭執,

一個不能接受別人反對見解的人,

永遠跨越不了“我執”的屏障。

放下所做的種種功德和好事。

心無所住,一切都已過去,

 

執著行善和功德,也是一種貪欲。

放下與高道大德結緣的“資本”。

光環是師父的,就算借光沾了師父的名,

如果自己不認真修行,仍是自欺欺人。

  放下想讓別人認可的心。

不要事事都想讓別人認可,

凡事直心而行,盡心努力,

無怨無悔,隨緣自在。

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去修行,然後放下這些自以為是的執見後,虔誠修行,必得祖師保舉、加持!

邱祖,他是成道比較晚的一個,丹陽祖師登真的時候,說丹陽祖師已經得道,長真祖師已經知道,沒有提邱祖。長生祖師那個時候沒在旁邊,另外三大弟子有別的師父,所以邱祖就暗暗下苦功夫,他說眼見著丹陽祖師、長生祖師已經成仙了,我自己還很笨拙。隨後守孝三年之後四個人分開言志,長真祖師是鬥志,丹陽祖師因為家財很豐厚,供養很多,出家之後供養仍然很多,所以他是鬥貧,邱祖是鬥志,長生祖師是鬥閑。

為了鬥志,到了寶雞隴縣,在磻溪六年時間,晝夜不寐,背人度河,之後覺得業力仍然很重,祖師又到龍門洞,七年時間磨性滾石,用七年的時間,消七世的業,他說丹陽祖師和長真祖師是宿世以來的仙人。他們上輩子就在修,而我是今生才遇到,所以苦功就要下得比他們多得多。

但是邱祖在晚年的時候也很感慨,說成道太難了,如果以後世人都像我這麼去修道,那天下仙人就絕了,沒有人會去修道,因為這個過程真是太苦了。所以邱祖之後發的願:“入我門者不貧,出我門者不富”。

正一派的很多祖師爺同樣也是出於為我等後輩弟子著想,否則就不會有那麼多符籙法術傳承下來。

首先讓後代修行的人不會餓肚子。其次,三分修行,七分感應。我來護著我的弟子,我不走,我看著這個天下,只要有善念的人,想修行的人,我來保舉,我來加持。

所以我們現在有這麼多的祖師在保護我們,應該比任何一個時代都更容易。人身難得,中土難生,我等修行人且行且珍惜。